分享到手机

文学 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原创天地 > 文学 > 正文

父 亲

发布时间:2017-12-22     来源:本站原创      作者:本站编辑     浏览次数:

走进我家,屋里黑黑的,没有华美的装饰。地面是土的,中间摆个小桌,算作写字台吧,同时也是茶几,也是饭桌。朝阳的南面是一排窗户,说是一排,其实就是两扇。玻璃灰蒙蒙的,不是擦拭得不干净,而是年月久了,被风雨腐蚀得不再如初般明亮。东面的墙中央是一扇房门,门上摆着一座钟,木制的,要每隔十五天上回劲儿才可以日夜不停地走。钟面当然是毛主席的头像,四周还印着红色的光芒。门的左面是书架,右面是镜子,镜子上也印有毛主席的头像,头像下面是红旗。如果你站在前面照一照,脸部就基本上全被头像和红旗挡住了。除了脸,其他部分照得也还算清楚,比如衣裤上补丁的线头都能看得见。北面是和东北农村大多数家庭一样的火炕,不一样的是别人家的是砖的,我家是土的。炕里面的棚上吊着一排箱子,装满了书。西面又是一个大书架,也是满满的。屋里总是一股说不清的味道,像土又像墨。经常的家务就是父亲和母亲一起打扫那些书,父亲说,不翻摆翻摆就会生虫子,还容易被老鼠嗑了——当时我不太明白。

东面主要是莎士比亚或者大仲马一类的住所,还有鲁迅、苏轼、亚当·斯密等。棚上的箱子里据说有豪华的四大名著,一本一块钱的,合起来当时能买八十根冰棍。小的时候我比较爱看鲁迅的作品,因为外国的书里面说的男女的事比较多。当时我不明白那些外国人跑到玉米地里去抱着,为什么不怕被巡田的村长看见。我把鲁迅的作品总是放在离我睡觉很近的地方,就是“炕尾”旁。小时候,周围的人都认真地说我将来一定会成为写东西的作家,但是我不想。因为我太不爱读书,不是那里的虫儿。我喜欢父亲给我做的那把木枪。我想成为军人。然后等我参军时,我要带着大红花,穿着绿色的军装,我不要和女朋友在玉米地里抱着,我要她到村头的小桥上送我,并且挥手,还一定要流泪的。

但是,鲁迅的作品,我也是读的很少的。因为军人主要是要打仗的,所以对于司马相如或者巴尔扎克如何伟大,便全然不知了。

记得小的时候,家里面很穷。父亲经常起来得很早,和母亲一起烧饭。匆匆吃过之后,就穿上外衣,到我和妹妹的脸上贴几下,嘱咐我们一定要听母亲的话,然后就走了。晚上回来的很晚,而且一身汗土,摸黑洗漱之后,就点起油灯,从书架上抽下一本很薄、字很大的书,教我和妹妹识字。他总是面带微笑,很爱说话。我和妹妹都仰着小脑袋望着他:年轻英俊,略黑的脸堂,一点儿皱纹没有,目光炯炯有神,充满了活力,头发很短,十分整洁。

后来听母亲说,父亲早上是要先去田地里劳作一阵,再去学校教书,下班后再去干一阵活儿,等天黑了,才回来。

就这样,我和妹妹在班级里都是很有“学问”的。因为我们讲的事,很多同龄的孩子都听不懂,或者根本不知道。我们那时就知道,我们村子外面还有别的村子,别的村子外面还有城市,城市的孩子吃的冰棍比我们的甜。其实我们知道的很多东西都不是看书看来的,主要是父亲讲给我们的,比如“煮酒论英雄”,比如“头悬梁锥刺股”,等等。

作者:孟祥印,男,1981年生于黑龙江省海伦市。2006年毕业于北京语言大学中文系。曾任黑龙江大学二级学院留学生汉语教师,中文系系秘书、系主任;《北大荒日报》社编辑、记者;农垦哈尔滨管理局第五届文联主席,管局党委宣传部新闻科长、理论科长。现为北大荒药业集团行政副总监、党政办公室主任。从事文学创作多年,有散文、诗歌、小说、散文诗、传统诗词和新闻消息、通讯、报告文学等多体裁作品百万余字见诸报刊、杂志和网络新媒体。古诗词《丝路赋》获2004年全球华人传统诗词大奖赛二等奖,散文诗《古老的音韵》获2007年全国作家作品评比邀请赛青年组一等奖,散文《丁香四月天》获2011-2012年度中国报业协会党报副刊作品评选散文类一等奖。

相关评论查看评论列表

  • 匿名网友

    第一才子好文章,看得我老张泪流满面!!想起自己的老父亲,感慨万千……

    2017-12-23 12:02:50

验证码:
提交评论

【相关推荐】

推荐评论Comments

  • 第一才子好文章,看得我老张泪流满面!!想起自己的老父亲,感慨万千……

  • 宝泉岭的花卉产业风生水起,名贵的原先主要是供应俄罗斯,漂亮姑娘不愁嫁。如今,人们生活水平提升了,闲情逸致渐浓,花卉市场渐呈兴隆。养花是..

  • 越来越好!!!!带领农垦人民走出一条康庄大道

  • 这个酒是不是停产啦?以前喝过,味道不错。

  • 北大荒药业的豆粉对保健大有裨益,销路广畅。这几年,冰城保健品和药品市场大有改进,不是好一点儿半点儿。一是监管越来越到位,假劣品大大减少..

  • 让我拿什么来爱你!

  • ---奇遇?说明我们来的少。这回我来考察一下。这银装素裹,要是食物真的丰富,我们就常来光顾。(李耀华)

Top